雅庫小說網 > 火影之血霧迷情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夜之忍村

第四百六十一章 夜之忍村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沒有疏漏的話,大概也許或者可能就是這樣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是少女的慣用臺詞,不顧加流羅、葉倉、藥師野乃宇或無奈或白眼或柔和的目光,厚顏無恥地這般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語氣平淡,但是幾人還是有些無言,這丫頭果然又惹了不少事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雖然很難相信,不過這些錢的確是真的,這下至少不用擔心花費問題了!背聊炅鹆鼋洑v,藥師野乃宇明媚笑道:“有雨由利大人解決這個問題,那么就省得我再做一些事情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事情……如果行游巫女做起來的話,估計造成的影響不會比她琉璃要小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暗暗搖頭,此刻回到了雪之國,她終于可以道出心中的疑問:“野乃宇姐姐,你能分析出來這些錢財的來源,或者說,我的老師……林檎雨由利在做什么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依舊是看不穿的明媚笑容,藥師野乃宇輕輕問道:“當初你在水之國,是雨由利大人先找到的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錯!绷鹆c了點腦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連我都很難找到你,她卻早就知道你會到那個鎮子……”藥師野乃宇慢慢收回了笑容,道:“雨由利大人清醒不久,十億也不算是小數目。如此一來,只能是地下交易所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黑暗勢力?”葉倉蹙起了眉毛,道:“我一直感覺他們有古怪,林檎雨由利怎么會和他們有瓜葛!

        藥師野乃宇輕輕搖頭,大框的眼鏡下秋水之眸也露出思索:“很神秘的組織,似乎只是以斂財為目的的中間渠道,而且實力似乎也不怎么強悍,但是哪怕根組織的能力,也查不到他們的高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然是地下交易所……琉璃心里起伏著,難以平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琉璃,我只能推出雨由利大人和地下交易所間有聯系,至于其他……看來你應該猜到了!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身子悄然一震,道:“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“事關霧隱村的隱秘,我們可以理解的!奔恿髁_對藥師野乃宇微微示意一眼,和聲道:“何時需要相助,盡管說出!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的……”琉璃低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她腦海里一片煩亂,當藥師野乃宇指出是地下交易所時,她所想到的便不僅僅是林檎雨由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個記憶當中的麻子姐姐,在暗殺了三代目水影后便再也找不到下落,連情報網遍布整個忍界的地下交易所都找不到的,現在看來似乎是自己走錯了誤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許明明知道,只是隱瞞了那位老師的訊息而已,這個僅在角都出場時露出冰山一角的地下勢力,其真實的身份僅僅是一個斂財工具?

        能夠建立遍布忍界的龐大機構,而且有如此大的手段不被尋到,有這種實力到底所圖的又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琉璃努力想著,卻是尋不到一點蛛絲馬跡,少女一直感覺地下交易所對自己有所優待,給予的情報或者任務都是最完善或者性價比最高的,如今看來似乎不是錯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作里描寫的,果然還是太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也挺會惹事,居然和艾比組合交手,真是奇怪你怎么活下來的!比~倉沒好氣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此,琉璃只能報以無奈,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,她當初說什么也不會招惹那兩個變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回來就好!奔恿髁_柔柔地笑著,隨即道:“說起來,我一時也看不出這是什么物質,既然云隱村這么珍而重之的守護著,而且按照你的描述,應該涉及到查克拉的屬性!

        “屬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夠賦予任意查克拉性質的增強,的確不可思議!奔恿髁_用木蓋將那些黑色液體遮住,盈盈起身道:“我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研究,在確定之前最好不要亂用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少女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——”這時,葉倉忽然走到琉璃近前,露出一絲神秘笑容道:“琉璃,去看看雪之國的變化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座青山的頂端,琉璃俯視著下方,一雙明媚的大眼睛瞪得鼓鼓的,因為吃驚而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下面,原先記憶中的大片凍原和雪楓林,或者又曾經是一望無盡的草地和密林,此刻卻是多了數十棟嶄新的建筑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建筑,都帶有雪之國的獨特風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這數十棟建筑點綴到這么大的空間里依舊顯得空曠無比,但是粗略掃去,足足有數百名雪之國的人民正在這里勞作著,或是砍伐樹木,或是筑建木材,看其坐落的位置,琉璃已經能夠在腦海中勾勒出它的規模。

        比一般的小忍村的面積要大上許多,甚至能和木葉村那種規模相比擬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便是我們的忍村?

        琉璃震驚地轉過身,卻是看到葉倉幾人都齊齊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樣,我就說她肯定是這副表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真是可愛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琉璃汗顏,連忙打斷女人之間的話語:“可是,可是這種規模太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!比~倉撫了撫額頭,無奈解釋道:“但凡忍村,都不可能僅僅只有忍者居住,否則他們的家屬后人又將會如何安置!

        藥師野乃宇接著道:“有小雪國主和淺間三太夫的支持,我們的忍村將會建立在這個地方,這里似乎是雪之國主城外最好的地方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說起來,托琉璃你的福,雪之國的人民對我們非常友好呢!奔恿髁_摸了摸琉璃的頭道:“小南妹妹和她的那些忍者們早已過去了,我們也下去看看吧……雪之天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琉璃無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小雪公主在下面,而且已經看到我們了……”藥師野乃宇雖然帶著眼鏡,但觀察力卻是極為敏銳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看去,一個粉雕玉鐲的小女孩正在下面向她們開心的招手,正是好久不見的風花小雪,也不知道有沒有看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見到了琉璃,風花小雪自然是開心無比,親昵地依偎在琉璃的身旁問這問那,其天真可愛的話語讓得琉璃在好笑之余,又有些感動。

        緊緊跟隨其后的雪之國武士眼睛深處有著無奈,這位年幼的雪之國主沒有一點身為國主的樣子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的護衛長走上前,對琉璃詳細說明了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終年冰凍的惡劣環境不復存在,雪之國人民自然不肯繼續貧寒下去,在淺間三太夫的輔佐之下,這個國度開始和其他島國交流,變得開放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幫助建造忍村,也是受到絕大多數人的支持,整個雪之國最優秀的筑造師全部匯集于此,帶著飽滿的熱情指揮著志愿而來的人們開辟新的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開銷?

        有錢任性的感覺終于是體會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南所帶過來的曾經隸屬于曉組織的忍者大概有三十幾名,相比于雨之國這樣的小國數目已經并不算少,而且其中每一個都算是身經百戰的精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如今,在小南的指揮下卻是做著苦力,加入到某個可以稱為搬磚的建造行業,不過看他們的表情,并沒有什么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說起來,不屬于這塊土地的所有忍者,都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離開自己的家鄉,渴求一個類似于桃花源的安穩所在,所以才算有著同一個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真的與忍界隔絕,這種事情又怎么可能做得到,畢竟十三年后,如果劇情的主線沒有遭受破壞的話,忍界還要迎來一場生死危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是要與時間賽跑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琉璃嘆了口氣,轉過身子鄭重說道:“雖然這里僻遠,但是我們還要努力修行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這可不用你提醒!比~倉白了琉璃一眼,不知從何時起,少女便和她不對付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琉璃同樣沒好氣地說道:“那你的實力可別被我超過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的美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小南用力地點了點螓首,她的心思簡單無比,只有足夠強的實力,才能挽救那哭泣的雨,雖然這里比家鄉要好上無數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藥師野乃宇看了琉璃一眼,暗暗搖了搖頭:“修行嗎?如果想要守護住這個地方,我還有很多辦法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明的醫師,最起碼對于藥物的毒性掌握地極為透徹,再配上高明的間諜的話,那就是毀滅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加流羅無奈地拉著風花小雪,道:“我先帶小雪國主回去了,順便去明凡師傅那里看一看!

        看一看匠忍村那些圖紙上的器具是怎么制作的么,砂隱村的傀儡術和這個有相通之妙,而且雪之國曾經研制出來查克拉鎧甲,其鑄造能力肯定不凡,不過等灼零灼嵐他們來到雪之國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為什么,我感覺加流羅姐姐的行為有些不對勁?少女暗暗蹙緊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藥師野乃宇繼續去教授孩子們醫療忍術,而葉倉也是選擇去教導一些想成為忍者的雪之國本地子民,不過以她的性格,能夠堅持到最后的肯定很少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帶著滿滿的惡意想著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

        兩天后,將一些瑣事處理完畢,琉璃便通過那個祭壇來到了仙狐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知道了方向后,僅僅一天的時間少女遍來到了仙狐忍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琉璃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琉璃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熱情的招呼聲此起彼伏地響起,少女露出開心的笑容一一回禮著,在真正得到它們的承認后,曾經的芥蒂早已完全消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琉璃小姐你還記得我嗎?”一只三尾狐貍忽然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琉璃登時有些發愣,下意識地道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玉秀一,當時帶著琉璃小姐過來的!边@只狐貍露出一絲尷尬,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傻眼,哪怕她和仙狐一族簽訂了血契,還是感覺有些難以辨別啊,全是一模一樣的雪白狐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大小形狀還是可以出現差別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白色的光芒如同閃電從狐貍中間劃過,其速度之快,帶起的陣風將絨長的毛發吹得一面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這種凌厲的陣勢,少女反而露出一絲開心的笑容,雙手向前伸開,而對方在接近時也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止歇后,半米長的小狐貍正臥在琉璃的懷里,親昵地蹭著少女的手臂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玉真鱈,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琉璃笑著,開心地逗弄著小狐貍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周圍的狐貍們,從頭至尾都沒有什么吃驚之色,看來不僅熟知這位仙狐一族族長之女的淘氣脾性,也很熟悉這一人一狐之間的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琉璃小姐,白狐仙人請您過去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只狐貍從里面跑過來,恭敬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時后,少女便抱著小狐貍走進了那間峽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終于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只數百米高的九尾白狐看起來論氣勢似乎比之貓又還要大上許多,不過眼眸中露出柔和笑意:“從這之后,我便可以用逆通靈之術召喚你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的!绷鹆Х畔铝诵『,輕輕點頭道:“事情暫時算是處理完了,后面我必須要努力修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的確如此,當初和四代目雷影夜月艾的交手便給琉璃敲了一個警鐘,說起來,少女只是逃命和隱匿手段強上一些,論及真正的實力,比之忍界的巔峰高手還差的很遠很遠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此時的夜月艾,尚且不是五影大會時那個正處于忍者生涯巔峰的夜月艾,就連遲暮的大野木都可以任性地舉起那只超大烏龜,其他的影自然也不會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的逃命能力再強,也強不過飛雷神之術,可是缺少真正的攻擊力,在九尾肆虐時也只能以犧牲村子來保護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行?”玉藻前眼中閃過一絲詫異,上下打量了一下琉璃,突然道:“我看你的實力似乎增強了不少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說?”琉璃詫異反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釋放你的查克拉給我看看……”玉藻前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琉璃照做,卻是看到九尾白狐眼中閃過一絲震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陰陽遁術的性質,已經體現出來了,這個少女,真的只是血繼淘汰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它有些不解,隨即發動幻術把少女和玉真鱈拖入那個櫻花幻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來的日子,在你的修行之外,和我學習幻術!币簧硭匕椎挠裨迩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!

        琉璃點點頭,她也想認真修行下去,因為云隱村一行結束后,她感覺已經找到了血繼淘汰的正確路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需要一段時間去慢慢的領悟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這樣想著,卻是沒想到,三年時間匆匆而過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時光匆匆而過,轉眼間琉璃已經是十八歲年紀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琉璃那各種驚心動魄的遭遇外,這三年的時光顯得比較平淡,但這并不意味著雪之國是在平靜中度過了這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身份的原因,夜組織中的所有人都是忍界通緝的s級叛忍,所以忍村的發展是在暗地里進行的,甚至連忍村的名字都沒有決定,整個忍界似乎也不知道這股新生勢力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琉璃她們心中清楚,五大忍村,還有其他的幾個小忍村,其高層早已注意到了這里,只是不知道為何,沒有一股勢力將這件事情給挑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計在事情徹底探查清楚前,他們也不相信這一夜成名又一夜隱去的夜組織會去建立忍村,畢竟這種事情可不算是很明智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各大忍村都派過忍者前往雪之國刺探情報,或是直接一路潛伏接近,或者是偽裝成走販商人,對此為了保持隱秘性,只要發現,夜組織絕對不會放過一個。

        派去的忍者有來無回,自然引起了所派遣忍村的高度關注,于是下一個派來的忍者實力更強,手段也更加高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雪之國受到的騷擾不斷,潛伏的敵人也變得非常難尋找,畢竟雪之國所有忍者里感知能力強的,只有琉璃和加流羅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讓琉璃能夠安心的修行,加流羅一改平時柔順的態度,將全部任務包攬到自己身上,沙子布滿忍村外的全部防線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能力讓琉璃咋舌不已,雖然看起來原作里的佩恩更加強大,將查克拉雨水覆蓋了整個雨之國,但是沙子的操控似乎更難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樣下來,潛伏至近的忍者難逃被發現的命運,而每一個偽裝著來到這里的新面孔,藥師野乃宇只需略微一掃,便可大致確認其真偽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其他忍村終究是沒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報,只能胡亂猜測著夜組織到底要做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少數的一些高層也曾提出過夜組織創立忍村的可能,但是隨即被政見不和的同僚嗤笑著否決了。理由也是非常的扼要和犀利,辯得對方面紅耳赤、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建立忍村?別開玩笑了,沒有資金,沒有物力,沒有一定數量的忍者,就憑那幾個實力強悍的s級叛忍又能發揮出什么作用?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哪怕忍者之神千手柱間大人也是聯合著千手一族、宇智波一族、日向一族還有其他忍者家族才勉強建立個粗陋忍村。

        培養當地的人民?三年的時間哪怕再天才的小鬼最多也就是下忍的層次,除非夜組織那些人腦子燒壞了才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事實上,琉璃她們還真是這么做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選擇雪之國當初因為內亂或者災害的孤兒,以及父母支持、來歷可靠和愿意成為忍者的孩子們,教導他們最基礎的查克拉知識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看著自己的家園一天天的發展壯大,也是一件十分有趣和開心的事情,在那辛勤和付出的過程中,歸屬感也在慢慢的增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隨著小南而來的那些雨之國忍者,當然現在也是逃忍或者叛忍的身份,都各自選擇了充滿夢想的孩子,悉心地教導著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批孩子,一共是一百八十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痛苦在充實與感動中慢慢磨去,小南將一切納入眼底,欣慰的笑容,卻是默默地嘆了口氣。她知道自己喜歡這個美麗而又和平的地方,如果將自己所背負的完成了的話,在這里生活到老定然不錯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年里藥師野乃宇一直教導著醫療忍術,閑暇時也喜歡拿出各種器具,將采來的許多不知名花草飾弄著配成藥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葉倉則是經常離開雪之國,幫忙解決一些不依靠武力便難以解決的事情,通俗的說便是打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琉璃有時和她一起行動,畢竟忍界實在是缺乏秩序,政權顛覆如同家常便飯,以她們倆的實力,自然可以幫助一些沒有忍村的小國化解糾紛或者矛盾,在盡量公平的情況下,結下了不少善緣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五大忍村,這三年來到是沒有接觸過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資金充足下,忍村的發展也是極為迅速,三年的時間里主要的建筑物早已建成完畢,接下來只需要將其修補和點綴完全,而在琉璃的意見下,忍村的標志性建筑并沒有多少,看去倒更像是一個普通的城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一年里,經過無數次的測試、檢驗以及查克拉的分析,確定了那從龜島上所得黑色液體的大致成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具有所有查克拉屬性的特征,并且能夠將相應的特性所增強,但是除了木質之外一切皆對它沒有效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匪夷所思的功效,但是卻無法得到利用的確很令人失望,不過沒過多久少女便發現仙人模式下可以進行接觸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對于血繼淘汰的嘗試變得更加順利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器具方面,明凡師傅和灼零形成了亦師亦友的關系,兩人協作之下倒是鉆演出了不少圖紙的制作方法,比如龍眼伸縮劍,只是還沒有找到更普及高效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短時間內,少女那種人人一把神器,普通人也能打過忍者的美好想法暫時泡湯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少女并不甘心于此,回想著前世里那零散的記憶,提出了關于機統的改進,弱化版的前世槍支已經出現了不少,對于風花小雪那些護衛的實力倒是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說起來,似乎這三年來每個人都很忙,除了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鉆研著忍術和查克拉屬性的運用,以及學習陰陽遁術的知識,于仙人模式下借助那些黑色液體讓自己對于風、雷、水三種性質變得敏感,然后嘗試著將它們糅合于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幾乎每一天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,所以哪怕時間過了這么久,少女終究是沒有一絲氣餒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現在,她甚至感覺自己已經接觸到了那個全新世界的大門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邁不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一層極淡的薄膜,卻是十分堅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便是瓶頸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琉璃暗嘆一聲,面前的碧綠草地化作虛無,然后又恢復了原狀,少女慢慢地睜開了眸子,額頭上那對白絨絨的狐貍耳朵慢慢消失無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的修行就到這里吧!边h處,一直照看著琉璃的玉藻前開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的!

        琉璃笑了笑,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三年歲月的沉淀,少女的身高已經達到了一米六八左右,這大概也是她今世的最終身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容貌上其實倒沒有多少變化,依舊能夠看到當年的青澀和可愛樣子,只是如今比起來要成熟和美麗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琉璃身著楓褐色的寬大衣袍,柔順的黑色長發一直飄到腰間,額前的劉海整齊而精致,微風乍起,秀發便飛舞著,映著其寬大衣袍也難以掩蓋的玲瓏身段。

        琉璃曾經向藥師野乃宇學習體術,行游巫女當年那鬼魅般輕盈的殺人手段可是一直印在她心里了,最后藥師野乃宇露出一絲古怪笑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現在少女似乎有些明白當初藥師野乃宇為什么會那般笑容,按照行游巫女所給的體術修行方式,自己的身材發育得有些……誘人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沒有證據,少女也沒有辦法提及這種私密的事情,何況自己的體術的確提高了不少,所以只能當做副作用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欲哭無淚地想著,琉璃望向了九尾白狐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窈窕身段相比,同樣吸引人的便是少女那雙眼睛,秋水之眸如若漣水,宛若星辰又沉靜不已。若是尋常人望去,只會呆呆地注視著,仿佛心魂被吸進去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擅長幻術的玉藻前肯定不會如此不堪,它注視著琉璃,聲音依舊帶著亙古的蒼涼:“幻術的理論我都傳于你了,至于幻術,你并非狐族,只能靠你自己研發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,”琉璃眨了眨眼睛,道:“只有適合自己的術才會發揮出最大威力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那么……”玉藻前說著,突然轉過巨大的頭顱往峽谷口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三尾狐貍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堂可,你為什么會過來……”琉璃一愣,隨即面色不禁一變,問道:“難道雪之國出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只憑加流羅一個人遠遠不夠,所以少女請了幾只仙狐忍村的狐貍過來幫忙,而眼前的這位玉堂可正是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所負責的,正是距離忍村稍遠的外圍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忍者,有忍者突然出現!比埠偧贝艘豢跉,道:“而且數量很多,最起碼有上百名,我已經通知野乃宇大人他們了,琉璃小姐請您趕緊過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會有敵人,五大忍村,還是什么……琉璃心里一緊,轉身看向玉藻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尾白狐會意,當即道:“我這便施展逆通靈術!

        僅僅兩分鐘后,琉璃便和玉堂可來到了對方巡邏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悄悄地隱匿著身形,少女注視著敵人的行進,慢慢蹙緊了眉頭,她沒有看到代表身份的護額,卻是看到了熟悉的標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們是……霧隱村的血跡家族……”少女輕聲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 琉璃清楚自己得罪過不少勢力,被人找上來也是遲早的事情,三年的時間她也不清楚敵人能夠了解多少,雪之國位置這么偏遠,除非深仇大恨才會這般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按照她所想,最恨自己的應該就是四代目風影,畢竟奪妻之恨不共戴天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實琉璃倒是忘了,至少四代目風影可沒什么綠帽子好戴的,反而是因為位置和處境,最不可能對雪之國造成什么威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見到這些霧隱的忍者后,琉璃才意識到自己漸漸忽視了封鎖的水之國,那個生活了八年卻依舊充滿神秘的血霧之里,曾經可是要置她于死地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寇木一族為什么會來這里?”少女靜靜地依扶在樹枝上,心中不解:“這個時候,霧隱村不是在一一鏟除血跡世家的嗎,怎么會容許他們離開水之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寇木一族是水之國一個中型的忍者家族,據說具有血繼限界,不過那種特殊能力一直很少,琉璃在霧隱村時生活保守,所以了解的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,上百名忍者毫無征兆地到達這里,很明顯是沖著她們來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琉璃注意到他們里面并無婦孺,皆是面色凝重小心翼翼的成年男女,不少人將忍具攜帶于外,這種架勢,說是善意拜訪琉璃都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野乃宇姐姐怎么說?”琉璃悄然退至玉堂可身旁,輕吸一口氣,壓低聲音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不要打草驚蛇,讓他們全部深入里面,斷掉后路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尾狐貍認真回想著,戴著大框眼鏡的金色長發女子又映入腦海中,但是它心中更是發冷,對方的笑容溫婉,看起來有一絲圣潔的氣息,可是命令卻是果決無比:“不管目的是何,絕不能放走一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!绷鹆а劬σ徽R徽V,輕聲道:“你回去告訴加流羅姐姐,敵人方向是東南37度,大約三十分鐘會到白燕林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敵人中可能有人會溶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溶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不錯,就是叫做溶遁,這是我們寇木家族的血繼能力!弊钋邦^,一名相貌粗獷的中年男子說道:“溶遁的忍術,和水遁有些相似,又完全不同!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意思,寇木昌大人?”一個女子聲音好奇發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啊,平時不用心,對于忍界的知識了解太少……”中年男子搖搖頭無奈地道:“溶遁溶遁,就是水、土兩種查克拉性質的組合,形象的說,是一種類似于特殊的溶液,可以將墻壁溶解,也可以將溶解后的墻壁凝固,如果威力大了,甚至可以將敵人的忍術溶解或者凝固,你們說厲害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驚嘆聲響起,似乎沒有想到家族居然這么強悍,突然一人弱弱地問道:“寇木昌大人,你會不會溶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啊……”中年男子想了想,忽地感慨一聲道:“當年的事情不提也罷!

        立馬不樂意的聲音響起,似乎不滿于寇木昌的敷衍了事,男子忽然抬起頭看了看,神色嚴肅起來,低聲道:“打住,我們這是執行任務,不是游玩!隨時可能遇到敵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頓時,大部隊徹底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寇木昌露出一絲滿意,不過依舊嚴肅道:“從水影大人上任,我寇木一族便被漸漸疏離,這次難得授予我族任務,雖然不難,也要全力對待,爭取完美完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有一絲淡淡的疑惑,只是一幫普通的流浪忍者團伙,最多幾十名中忍而已,能從霧隱村盜走什么隱秘,以至于四代目水影讓他們寇木一族所有忍者都必須過來?而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寇木昌再次抬頭看了看斜上方的樹枝,心中的迷惑慢慢散去,在他想來,大概剛剛只是自己的錯覺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強的敏銳,這個家伙最起碼是上忍層次!

        琉璃在心里迅速做出判斷,然而少女的心中同樣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知道是敵人是夜組織,為何還會是這般舉動,還是說,他們并不清楚我們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無之隱狀態下,少女精致好看的眉毛暗暗蹙緊。

        寇木一族行進并不算快,一路仔細地檢查著可能存在的陷阱,故而抵達白燕林時比琉璃預想的還要慢上十分鐘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最后一名忍者也踏上這片并不算大的樹林里后,少女明眸終于是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處于自己家園的內部,怎么可能還會布下誤傷自己人的陷阱?要說唯一的陷阱,那便是她琉璃自身!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,便拿你們試驗一下三年修行的成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余光注意到了樹干上毫不起眼的一些記號,明白雨忍已經接近,她迅速結印著,轉眼間一個忍術便已經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冰遁——爆縮冰彈!”

        琉璃的結印速度并沒有快上多少,依舊是一秒六印的水平,只是不知為何,當年需要八個印式才能完成的冰遁忍術,如今卻是只用了六個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年來,少女的查克拉流動沒有加快,但是似乎有了更高效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半空的水蒸氣向著三個方向迅速地凝結,這種現象自然逃不過水遁強者的感知,所以在發動的瞬間,寇木昌還是其他幾名忍者面色當即一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敵襲!大家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寇木昌大喝一聲,卻是在下一刻身體突然一僵,一股極冷的溫度突然而至,讓他微微打了個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  http://www.528147.live/shu/1987/1916777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528147.live。雅庫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akuw.com
网络捕鱼游戏赢钱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时间 江苏体彩e球彩开奖果 一码一肖 中石油股票代码 武汉星星麻将有没有规律 实况足球8中超风云版 股票历史k线图 大嘴棋牌刨幺苹果下载 平特一肖1000块钱多少钱